三观不正

半斤八两(7)

7


刘嘉裕发现自己没办法拒绝李京泽。他和形形色色的人上过床,有女的,也有男的,有活儿好不黏人的,也有干净的像张白纸的雏儿,但他都没有带他们回过家。


他用手指挑逗着李京泽的舌头,也许是太过疲惫,也许只是想看看李京泽会是怎样的表情,他鬼迷心窍的回了句,“走吧宝贝儿。”


李京泽露出了第一次在审讯室听到刘嘉裕的喜好时的表情,他眼睛发亮,整个人明朗起来。好像也不算亏,刘嘉裕抓着李京泽的手腕想着,把他领回了家。


“睡客房,还是和警察哥哥一起睡?”


刘嘉裕一手松着领带一手叉着腰,也没开灯,在漆黑一片中问站在门口的李京泽。李京泽脱了鞋光着脚咚咚咚的抛弃过去拽着他松松垮垮的领带,把刘嘉裕的脸拉向自己,贴着他的鼻尖说,“我要是想自己睡,为什么不回家?”


刘嘉裕一阵低笑,一只手托住李京泽的屁股把他抱起来,李京泽立即圈上他的脖子,乖乖的趴在他胸前。刘嘉裕有种驯服了野兽的快感,正洋洋得意却不料被人狠狠咬了口脖子,刘嘉裕能从痛感中感受到李京泽那两颗尖锐的小虎牙。


“老子也要盖个章。”


刘嘉裕哭笑不得,维持这个姿势把他抱进房间扔到了床上。李京泽舒展开身体,伸着懒腰,露出了肚皮上的软肉。刘嘉裕边解扣子边看他在床上折腾,解了裤腰带褪下裤子后爬上床,李京泽马上贴了上去。


“宝贝儿,不脱衣服?”


李京泽闻言坐起来脱了衣物,又迅速钻回被窝。他窝在刘嘉裕的身边,枕着他的肩膀,抬头看着已经合上眼的刘嘉裕,“你的伤是哪边来着?”


“另一边,睡吧宝贝儿。”刘嘉裕把手往自己这侧收了收,缩小和李京泽的距离。


李京泽干瞪着眼望着天花板,觉着心跳的特别快,平复不下来心情。他弓起腿,又抬起来放到刘嘉裕腿上,见人没反应,向上移动着轻轻踩上了他裆部鼓起的一大包。下一秒脚腕就被刘嘉裕紧紧攥住,他换上严历的语气,“别他妈可哪点火。”


刘嘉裕细细摩挲着李京泽一手就能握住的脚腕,觉得手感不错。李京泽蹬了几下,最后放弃挣扎老实的躺在刘嘉裕胸前睡觉。


“刘嘉裕,你做个梦,里面他妈的肯定有我。”


过了会刘嘉裕快睡着的时候听见李京泽又凶又糯的念叨。


未完待续
贝贝太奶了哭泣。

评论(16)
热度(117)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