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落水狗(上)

写跑题了法克。

再见一段时间,宝贝们。

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李京泽觉得此刻的一切都在燃烧,空气也是不然他怎么会每喘口气胸腔就是一阵辛辣的疼痛。作为掩蔽物的汽车在燃烧,热气直熏得他眼球干涩。路边横七竖八的尸体,或者半死不死的人,也在燃烧。他迅速地探出头瞄了一眼这条街,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在一瞬间变得陌生,接着他们无声地倒地,从此查无此人。他还看到了刘嘉裕,刘嘉裕像触电般猛地也将目光投向他,接着用拇指指向他的身后,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暗示。

他最后一次起身,瞄准,按下扳机,一个正朝刘嘉裕的方向射击的条子倒地。

李京泽把最后的子弹上膛,最后一次看了一眼那条街。

刘嘉裕看样子已经在...

Wide Open(2)

2

风携着烟雾从李京泽朦胧的瞳孔飘过,他没在意什么时候刘嘉裕又点了根烟。刘嘉裕周身被吹得有些麻木的冷,唯独背部似乎有源源不断的热量,从李京泽的血液传来,逐渐的与他自己的血液交融。

李京泽的喉咙突然一阵发紧,接着他把脸埋在刘嘉裕后背,闷闷的咳嗽起来。刘嘉裕只是把烟掐了,没有多余的关心。

李京泽的家和上次他来时没有改变,空荡荡的,杂乱的。地板上有他的牛仔裤和T恤,也有泡面和瘪了的啤酒罐。刘嘉裕站在门口看着李京泽晃晃悠悠的倚着门框脱了鞋袜,光着脚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眼神幽幽的。

“站那儿干什么?进来啊。”

说完这句他又低头咳了两下,再抬头时他对上刘嘉裕的目光。门口到沙发的距离很近,他却觉得...

Wide Open(1)

1


刘嘉裕喘着粗气醒来,汗打湿了额角,背心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刚才的梦仍不死心的扰乱着他的神经,这段时间他几乎没睡过好觉。他脱了背心,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指腹轻轻的揉按着太阳穴。闭上眼,血肉横飞的画面麻痹着他的理智,他摸出床底的酒瓶。清醒最可怕。


白曜隆的电话把他从混乱中拉出,那边年轻人的语气焦急得很,“刘叔!你现在有时间吗?”


他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时间,凌晨二点。


“怎么了小白。”


“我这儿场面控制不住了,有个朋友喝多了耍酒疯,我们拉不住他了,来搭把手吧。”


刘嘉裕嗯了...

明天去报道了,后天开学,我瞎几把写了好多东西的假期就结束了。然后上高中,彻底封闭,大概只有长假和寒暑假回家。这段时间涨了很多粉丝,谢谢你们的关注。谢谢你们喜欢我写的东西,尽管我自己知道并不是很好。ncurtain只能先放一段落啦,我这段时间在学校好好构思一下故事情节。半斤八两是我最狂热的一篇文了,看到很多人喜欢,真的很感谢你们。爱你们每一个人,你们的一个红心一条评论就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动力。最后,我们过段时间见啦。

半斤八两(10) 完结

10

李京泽过了生日之后,没了规矩想做什么都随心所欲。除了抽烟和打架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刘嘉裕不让他干的。

刘嘉裕大部分时间都在出警和上班,所以李京泽还是经常去警局找他。有时候刘嘉裕有案子一连几天都不见人影,就只能靠短信和微信联系。刘嘉裕满身疲惫的踏进家门时,李京泽正穿着浴袍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他过去靠在李京泽身上,鼻尖蹭着他刚洗完澡带着香味儿的脖子。显然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然后他看到李京泽兴奋的抖了一下,“宝贝儿,想我没?”

“想死你了。这破活能不能不干了,你这次走了三天。”

李京泽紧紧缠住刘嘉裕的脖子拽着他倒在床上凑过去亲他,手不老实的解着刘嘉裕制服扣子却被制止。刘嘉裕压着他亲了一...

YELLOW

一个姑娘的点梗,结果撒娇我没写出来,就不艾特您了。
ooc,深夜瞎几把写的产物。

1

李京泽姿势都摆好了正要投个三分,结果也不知道哪来的一句刘老师被他的听觉捕捉到,转过头果然看见了那个拿着教科书带着金丝眼镜的身影。

手一滑,篮球掉到地上弹起来又落下,重复几次后好死不死的在李京泽紧张的注视下停在了刘嘉裕脚边。

刘嘉裕停住脚步蹲下身捡起篮球,看向他那个方向抬手扔了过去,“又逃课打篮球?”

李京泽差点没接住,听见刘嘉裕远远的喊,愣了几秒露出一个坏笑。

“下节我的课。”

李京泽一手拍着篮球,一手举得高高的比了个ok的手势,目送刘嘉裕走远,早就没了打篮球的心思。

2

他随便拦住了个同学问...

Trick or treat(NC–17,万圣节play)

 @金畵 姑娘的点梗,万圣节play,NC–17。
这篇对付吃,由于我妈的怒骂后面有些急刹车了。


点我上车

膨胀了膨胀了,500粉了。你们想看啥,壳贝的 ,我尽量写。

半斤八两(9)

9

NC–17,成年礼。
直接走链接吧,你们一定要看!这章我自己挺喜欢的(不要脸

我上车

1 / 5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