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百日启副Day34】盗梦

>我还没死...

>曾经有个根叫林欲...

>别管我我有猫饼..不太好理解哈...

>很久没刷启副...撞梗了和我说...我删

>名字瞎起的...

【怕有争议???】

 

00

张日山最近总做梦。

 

01

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梦里他面朝大海,却没有春暖花开。

 

狂风卷着巨浪拍打在岸边发出巨大沉闷的声响,天是暗的,闪电是亮的。他麻木的靠近海边。他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或是有什么人。只是出于本能一般抬着沉重的双腿越发接近。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雷电照亮天空。他看见了。什么都看见了。在咆哮着的海浪深处,一叶孤舟迎着狂风巨浪带着一腔孤勇向岸边驶来,向他驶来。他还看见了,看见了那孤舟上紧握着船帆的人,正是张启山。

 

男人上了岸,衣衫褴褛,面露沧桑。他定定的站立着。他不知道张启山经历了什么,但不容他多想,张启山便几步踱到他身旁猛的攥住他的手。男人没有做过多说明,只是久久的静止着,一旁的惊涛骇浪似乎被消了音,他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砰。砰。砰。

 

风猛烈的吹过他的发丝,张启山的眉眼。

 

他听见张启山说,

 

"我不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

 

02

张日山的第二个梦相隔较远。

 

他梦见自己是一个猎犬。

 

忠诚无比,而又不失决绝勇敢。

 

他的主人,是张启山。

 

天气很好,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男人手心的温度从头顶传来,手心有常年摸枪而形成的老茧,温度比日光略微灼热。他舒服的呼噜了一声,咧开嘴仰着头,尾巴慵懒的摇摆着。

 

张启山笑了一下,顺了顺他头顶的毛,起身。他也跟着站起来。

 

画面一转。

 

男人的目光狠辣,在看到某物后蓦然变的温柔。

 

张启山一声令下,他丝毫没有犹豫的冲了出去。像一道闪电,引起一阵风。

 

他为张启山带回了一只美丽的小狐狸。眼睛很好看,像一颗被水浸过的夜明珠,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张启山似乎很喜欢她。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眼里仅是温柔。

 

要知道,这个男人从未对这样的事物感兴趣过。

 

他感到没由来的难过,落寞地依偎在男人腿边,最终也只是无力的摇了两下尾巴。

 

这时他看见张启山轻柔的把小狐狸抱着递在与他视线平齐处,声音竟有点盖不住的欢乐,像发现了美好的新大陆,

 

"你看,她是不是很美。"

 

他觉得像有一双手钳住了喉咙,否则怎么会发不出声音呢。

 

03

 

他的第三个梦,是在昨天。

 

风很冷,夜晚的街上格外荒凉。

 

他感觉自己像是喝了很多的酒,整个人醉醺醺的,意识有点恍惚。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目光所到之处皆是关了门的店铺。他像是在寻找什么,没有停过脚步。

 

不知过了多久,他停了下来,站在一家敞着门的茶馆前。里面没有灯光,但借着冷清的月光,他看见了一个男人,坐在里面的一张桌,桌上却空无一物。

 

他依然不太清醒,但在他看清男人面容的时,感受到一阵凉风吹过,刺骨的冷。他努力和往常一样,装着镇静的样子走到男人面前坐下。眼里是一汪清泉,眉头紧皱,指尖颤栗。

 

这都出卖了他,他并不冷静。对于这个男人,他不曾冷静。

 

见男人不为所动,他极为痛苦的闭上了眼,复又睁开,极小声的说,似乎要被风吹走,卷着语句直到那冷淡的弯月上,

 

"佛爷。"

 

男人顿了一下,抬起眼,缓缓的说,

 

"你是谁?"

 

在那一刻,他从未如此清醒。

 

04

 

张日山再没做过梦。

 

Fin

 

然后哈我说几句

我没看最近的剧 到底是咋回事也不太清楚 错了你说 我改

就是突然一个脑洞 一个不负责的脑洞qnq

评论(10)
热度(41)
  1. 老九门启副主页一个坏人 转载了此文字
    不如做梦 写文不如做梦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