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启副】记尹小姐的被虐生涯之三次懵逼

*看看就好 此文又名【小可爱林欲眼中的老九门】

*就是扯扯犊子。不知道在写什么 最近处于提笔忘词状态。我这文里太多bug。然后时间线我改了一下 要不逻辑不通。

*然后我还在哔哔十几集的事情

*跟正剧走 然而不晓得会不会有后续…

 

《记尹小姐的被虐生涯之三次懵逼》 

 

 

话说这尹小姐来到长沙张府后,日子过的还算舒坦。虽然这里处处不比北平,不过若是天天都能见到佛爷,倒也算不上什么。不过这个张启山实在是不懂风情,一天下来总是连他的人影都没看见。尹小姐在心里咆哮:我这么美的一个未婚妻摆在那里你跟我讲什么公务繁忙?呼,慢慢来,慢慢来,我可是淑女。

 

不过最近,尹小姐,有些懵逼。

 

起因是那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上午,但就在她被告知要等佛爷来了之后才能动筷时,她从未觉得张启山那么讨人厌。尹小姐想象着此时张启山正在她盘中,于是她拿起筷子,狠狠的对着盘子戳了下去。吓的一旁的小葵咽了咽口水。就在这位尹小姐双手托着脸垂头丧气的盯着面前无比诱人的菜肴流口水时,将军装穿的板板整整腰挺的笔直的张副官已然坐到了她对面。

 

"早。尹小姐。"

 

然而尹小姐只是瞥了他一眼,表示并不想开口说话。

 

再之后,你就可以欣赏到目瞪口呆的尹小姐了。因为她眼睁睁的看到张副官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她面前的菜,放进了嘴里。放进了嘴里。放进了嘴里。然后她就炸毛了。

 

"你你你你你你!!张,张启山还没回来!你你你怎么就!!?"

 

尹小姐一脸不服的看了看张副官,又看了看小葵。前者只是给了她一个在她看来充满挑衅的微笑,而后者则面露窘态,悄声对她说,小姐你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这是尹小姐的第一次懵逼。

 

于是尹小姐就在震惊与疑惑与气愤中看着张副官吃完了早饭。

 

然而这根本无法与之后发生的事相提并论。次日尹小姐再也受不了张大佛爷的神出鬼没了,横下一条心势必要和这个男人当面理论理论。尹小姐抱着不见佛爷心不死不撞张启山不回头的气势上了二楼张启山的房间埋伏起来,准备给他来个守株待兔。不过不久,尹小姐便无聊的四处打量了。正当她在观察某个诡异的古董时,从远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和交替在一起的喘息声。尹小姐当下一惊,慌张的躲在了书柜后面。

 

尹小姐生平第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有预感,这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次。她分明见到张启山抱着一个人进了屋,又把那人抵在墙上。尹小姐揉了揉眼睛,这不正是那个小副官吗?!她又探出头去,小副官的腿缠在张启山的腰上,张启山似是在在小副官耳边说了什么,便吻了上去。唇舌相交的水渍声弥散在静悄悄的空气中,尹小姐离得不算近,听的却格外清楚,连小副官耳根上的红晕都看的一清二楚。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我男人,正在和另一个男人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这另一个男人还是他的副官???尹小姐的大脑飞速运转,也想不出个头绪。我一定是在做梦,或者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嗯,就是这样。尹小姐持着这种想法偷偷溜了出去。不过尹小姐想,就算她光明正大走出去,这两个正忙着其他事的人也不会注意。

 

当晚尹小姐趴在床上,依旧有些懵逼。

 

尹小姐问过小葵,可小葵仍是那天清晨的态度,并向尹小姐投去了慰问的眼神。尹小姐接住了这个眼神,再一次拿出了昨天不见佛爷心不死不撞张启山不回头的气势要搞个明白,所以尹小姐当晚再一次踏上了征程,呸,上了二楼。

 

不过这次,出了点小插曲。还没等到佛爷,她便扭动一个机关进了一个密室,每当想起后面的事,尹小姐总会生出一种想要掐死当时自己的心情。因为她,被网裹住挂了起来。不过还好,因为佛爷如超级英雄般登场救了她。当然免不了这过程中的斗嘴,尹小姐表示,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要不是你救过我的命,以及长得帅。

 

然而真正的插曲还在后面。佛爷为了救她受了伤,尹小姐感动得不得了,这个男人还是很可靠的嘛,不过喂大兄弟你直接起身就走是个什么意思。本小姐还在这儿躺着呢?一点,都,不懂,浪漫。

 

经过一阵心理斗争,尹小姐拍了拍身上的灰,决定大发慈悲去看望一下张启山的伤势顺便培养培养感情。在男人房门前来回徘徊之时,竟依稀听到有谈话声从屋里传来。难不成那个齐铁嘴又来骚扰佛爷了?不行!尹小姐这样想着,猛地推门而入。进入视线的却并不是齐八爷,而是赤裸着上身的佛爷和一脸心疼的张副官。哦,原来已经有人抢先了。为什么会有一种想要默默退出去的冲动?咦,我才是女主啊。传说中的女主光环呢……

 

张启山只是抬了抬眼,皱起眉头似乎没打算说些什么。张副官则一边用热毛巾给佛爷敷着伤口,一边满脸疑惑的打量着尹小姐。尹小姐顿时感觉尴尬的不能自己,于是开口道,

 

"张副官?你怎么会在?"

 

说出口的一瞬她便后悔了。因为张副官的表情像是在说:我不在谁在,难道是你么。

 

"呃,张副官还真是贴心啊,呵呵呵。"

 

尹小姐一脸懵逼笑着转身离开,内心有如万只神兽在奔腾。

 

-

张启山房内。

 

尹小姐离开后,空气似是被冻结,陷入了看不见头的沉寂。

 

张启山微微动了动身体,向后抓住正给自己敷伤口的手,将人向自己拉近。

 

张副官突然被强劲的力道向前拉去,整个人扑在男人身上,他的脸与佛爷的脸仅相差几厘米。

 

"这醋你要吃到什么时候去?嗯?"

 

张启山说话喷出的热气打在张副官的耳旁,惹的那一小块皮肤染上了嫣红。

 

"回佛爷。我哪敢吃醋。"

 

"那这几天怎么不冷不热的?"

 

"我…我没有。"

 

"哦?是么?”

 

说罢便拉过张副官坐在自己腿上吻了上去,不急,夜还长。

 

次日。

 

"还吃醋吗。"

 

佛爷倚在床边,一脸戏谑的问躺在一旁的小副官。

 

"属,属下不敢了。"

-

经历了三次懵逼的尹小姐去了二爷府中向丫头诉苦。

 

丫头听完怨言后一一为尹小姐解答她的疑惑,并在最后笑脸盈盈的缓缓对她说,

 

"这还不算什么。习惯就好。"

 

.END.

评论(7)
热度(224)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