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百日启副Day3】艳火

*把醉酒梗揉到这里了 有点虐???其实还好。QAQ

*脑洞源于张悬的艳火。

 

《艳火》

 

有些秘密,是永远不能说出口,只能卑微的藏在暗处的,是要一直烂死在肚子里,带到坟墓里的。

 

 

看着张启山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心里竟像回想起一个令人胆寒的可怖梦魇一般不愿面对。终究,张启山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道,

 

"明天一定有很多事要忙,辛苦你了。"

 

明天,转眼间已经近在咫尺。那是他命里最重要的人大喜的日子。他没想过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从此尹家小姐就是佛爷明媒正娶的夫人了。他想躲避,想离去,想到一个没有人认得自己的地方永远的将自己藏起来,藏在那段算得上悲伤的回忆里,溺死在那片不属于他的温柔中。可他不能,他是佛爷的副官。他要替佛爷处理好繁琐的事情,亲眼看着佛爷拥有自己的幸福。

 

他一直都明白,他对张启山的爱,不过是飞蛾扑火般的盲目与顽固。但那又怎样,谁叫飞蛾天生就会被火焰吸引呢。

 

张副官如鲠在喉,低低的应了一声,走出去时几乎举步维艰。

 

在这个男人前,他不敢露出一分一毫的破绽。

 

张副官游魂般不知疲倦的忙碌了一天,此时的太阳已藏在了地平线下,独留一片渲染了半个天际的殷红。方才想到,佛爷似乎出去了许久,还未回府。一时心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明天是那么重要的日子,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想着便随手拿起大衣,跑了出去。

 

晚霞还未消去,张副官却无心欣赏。就在他想着是否是自己多虑了时,远处跌跌撞撞的走来一个身影,像极了他的佛爷。却不同于佛爷平时的沉稳。

 

副官一路小跑直到离那男人近了些,才眯起眼睛打量起来。的确是佛爷——不过看样子是喝醉了的佛爷。为什么会喝酒,副官在心里有些着急。不犹豫的走近男人身旁,没有多余的话,只是搀扶着佛爷,踏着残余的一抹红走往府中。

 

醉酒的佛爷眯着眼睛,给人感觉像是一只打盹儿的凶猛野兽,看清来人,男人放心的将身体的重量压在了副官消瘦却有力的肩膀。不说话,只做事,真的很值得人信任呢。

 

到了府中,张副官才想起自己那件大衣似乎在搀着佛爷时随手丢在了地上,摇了摇头,笑的苦涩。

 

把佛爷扶回他的房间,上楼梯时掌握不好重心险些跌倒,一路上来也实属不易。轻轻将佛爷弄上了床,掖好被子,叹了口气刚要转身离开,右手却蓦地被温暖的手掌心包围。皮肤与皮肤相触的那一刻,他的心脏仿佛漏了一拍。他当然知道那是佛爷的手,却在挣脱与顺从中无法做出抉择。罢了,反正这么多年了,自己不是一直都在扮演一个事事听从佛爷的角色吗。这次,也和从前一样好了。

 

男人的手从手背慢慢向上移,直至手臂,就在张副官还处于神游状态中时,猛的一用力,将人拽到了自己怀里。

 

副官感到一阵眩晕,一睁开眼面前便是张启山结实的胸膛。耳朵正正好好贴在男人的左心房,那里强有力的跳动让他不知不觉的红了耳朵。一开始的不可思议变为随即的无奈认命,张副官只当是佛爷将他错认为尹小姐。

 

自嘲的想,还真要感谢尹小姐,不然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感受到这个拥抱的温度。副官阖上了双眼,想要将这短暂的感受铭记于心。佛爷的手摸上了他的头,轻轻揉了揉副官有些乱的头发,又拍了拍他的脖子,最后把手心停留在他的脖子后面。

 

张副官被这一举动扰的面红耳赤,不敢去想日后这个男人也将对他人做同样的动作。

 

"我他妈的明天就要结婚了。"

 

"张日山。"

 

张副官听到从头顶传来的声音,一惊。那声音波澜不惊,像是丝毫没有受到酒精的影响。张副官不知是该答,还是该沉默,动了动放在张启山胸上的手指。过了一会,张副官谓不可闻的叹息在夜里被放大了无数倍,他挣扎着下了床。床上的人已然进入梦乡,副官再次为他掖好被子,安安静静的离开。

 

 

张启山正站在人群中举着酒杯,一旁的尹小姐笑靥如花。郎才女貌,羡煞旁人。两人一身的大红色直晃得人眼睛疼。张副官甚至比平常更加沉默,一杯一杯的灌着酒。

 

喧闹的来宾陆陆续续直至夜里才消散而尽,新娘子独自在新房等候,新郎却在另一个房间默默饮着酒。

 

张副官瞧着自己面前酩酊大醉的佛爷,一时不知该如何才好。

 

"佛爷,该入洞房了。尹小姐……"

 

"不急。早晚,要入的。"

 

张副官劝解无果,心里却轻松许多。他不希望,这个时刻那么早的到来。月光撒了进来,映的酒杯闪着银光,他和男人对视着,饮尽杯中酒。

 

他不知道张启山为何要在入洞房前拉着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佛爷不说,他也不问。心里暗自猜疑着难不成是佛爷的兴奋激动,又或许是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好好的和自己喝了几杯。无所谓,反正他只要做到老老实实的陪着佛爷便足矣。

 

张启山像是真的醉了,脸上爬上了醉酒的红晕。此情此景,张副官的泪不知为何悄然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消失在地上。二十几年来,他没有哭过,年少时被伙伴欺负,他没哭,家中惨遭变故,他没哭,上了战场频频险些丢了性命,他没哭,而现如今,他再也无法抑制了。这个秘密,还是要说出口了。他颤抖着声线问趴在桌上不知还是否保持清醒的佛爷,

 

"佛爷。你可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你可知道,我的心意……"

 

他本就没奢望能得到答复,反而恐惧起来,若是佛爷没有喝醉,事情会是怎样的发展。果然,一切都静静地,没能打破这短暂的沉默。

 

"佛爷,该走了。时候不早了,尹小姐该等急了。"

 

泪痕仍在,副官作势要扶起佛爷,趴着的人猛地攥住副官的手腕,像是用上了所有的力气,狠狠地,攥着。

 

"佛爷……"

 

张副官皱着眉,咬了咬唇。

 

"我当然知道。"

 

"因为我,从没醉过。"

 

霎时间张副官只觉如一道惊雷劈开天际,险些站不住。闭上眼,有如万蚁噬骨。原来这个男人,和自己抱着同样的想法。可一切,都晚了。

 

张启山像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般松开副官的手腕瘫坐在椅子上,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悲恸。

 

 

张副官看着张启山离开,步伐依旧那样深沉稳健,一步一步走在他的心上。渐行渐远。

 

 

如果你在前方回头,而我亦回头,我们就错过。我等你在前方回头,而我不回头,你要不要我。

 

你要不要我。

 

.END.

评论(17)
热度(146)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