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启副】白水最长情

>偏温暖向quq #港真 我很想开车 but实在是无能aaaa QAQ#

>依旧文笔渣 OOC还是有。

> 故事是我的 他们还是他们。

 

《白水最长情》

 

张副官跟着佛爷这么久,佛爷的秉性他全都摸得一清二楚。佛爷虽然表面看起来待人冷漠不喜多言,但实则上他的佛爷是个内心十分柔软的人。佛爷不喜欢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所以张副官听到他对自己说"我爱你"的时候实在是少之又少。不过也是,两个大男人,又是上过战场落过伤疤的军旅之人,的确也不应和初尝爱情滋味的小情侣般黏在一起你侬我侬。这个男人啊,真的是连喝醉时都没有失态过呢,果然是他最完美的佛爷。不过小副官至今仍清晰的记着当他刚从同生共死的副官义务中有多添了个陪睡的项目不久,是个凉风习习的夜晚,佛爷与他一起站在门前。月朗星稀,佛爷的脸轮廓分明的在他眼中闪烁。

 

佛爷喝醉了。但也不是太醉。这时的佛爷总是会比平时更加寡言。佛爷就静静地立着,他也陪着。两人都不说话。

 

佛爷手中拿着一杯水,握得很紧。张副官突然觉得凉风吹的有些冷,便悄悄跑回去给佛爷拿了一件大衣,从后面给他披上。

 

佛爷似是早已察觉。

 

"拿着。"

 

佛爷把手中的杯水递给副官,脱下身上的大衣反手一挥,张副官被觉着被一股温暖的气息包围。大衣把张副官裹了个严实。

 

"佛爷。我不冷,你穿。"

 

佛爷没说话,只是按着张副官不叫他脱下大衣。两人这么沉默了许久,佛爷盯着小副官手中的那杯白水开了口,

 

"日山。你知道么,我对你,就像这白水一般。"

 

听到佛爷叫他的大名,小副官不禁一惊。随后又被佛爷隐喻的话弄得有些迷糊,不知不觉的就皱起了眉。

 

佛爷也不恼,反而觉得这样的副官有些可爱。拿过副官手中的水饮了一口,把副官拉到自己怀中就是一个深吻。

 

副官大睁着眼睛,先是佛爷身上的嘴里的酒气扑面而来,然后便感受到佛爷把他口中的水都运到了自己嘴中,想着想着就红了脸,耳根发烫。

 

佛爷被这样的副官撩的只想再亲他,便再次低头咬了上去。

 

是一个充满酒气的吻。但与佛爷唇舌相交的奇妙感觉令他无法自拔。

 

佛爷放开他时,副官已经腿软的站不住,直往男人身上靠。佛爷就顺势捞住他,按进自己怀里。

 

"你以后会明白的。"

 

 

那之后,繁忙的事务令他把佛爷那句不清不楚的话忘在了脑后。直到一日,佛爷与八爷九爷喝高了,但一看其实喝醉的也就只有八爷罢了。副官把八爷送了回去,再回来时,九爷也早已离开,佛爷也回了自己的房。

 

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去看看。便轻轻推开虚掩的门,佛爷成大字状躺在床上。副官咬了咬唇,这个佛爷怎么连衣服都没脱就要睡。于是迈开脚步,走到佛爷床边。

 

"我就知道,你会来。"

 

佛爷像是撒娇般坐起来抱着副官的腰蹭来蹭去,不肯松手。

 

副官觉得好笑,这样的佛爷可真是少见。难不成是真的喝多了。副官也就轻声哄着,像对小孩子般哄着佛爷脱衣服。

 

也许是闹得累了,佛爷松开了手,任由张副官帮他脱着军装。其实这最煎熬的还属小副官。副官解开一颗颗扣子,佛爷的的好身材也就若隐若现。直到全部脱完,小副官的脸已经红透了。

 

张大佛爷可就没这么温柔了,三下两下扒掉小副官身上的衣物,把他拽上了床。

 

"佛爷。今...今天不行。明天还有事情..."

 

"嗯,我知道。”

 

张启山把小副官环在怀里,搂着他的腰,头凑近副官的颈部轻嗅着。结果只是吻了吻小副官的脖子后面,身后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就在小副官以为佛爷睡着了时,腰上的手却动了动。紧接着身后传来男人沉沉的声音,那声音认真又执着,穿过他的鼓膜直到心房,

 

"日山。你可知道,白水最长情。"

 

 

.END.

 

 

 

评论(25)
热度(115)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