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启副】酸

>cp:张启山/张副官

>圈冷自割腿肉 sweet///

>吃醋梗www              然后 没看过原著 网剧萌上这对的   OOC有。

 

<酸>

 

自张启山在那墓中受了伤后,不止这工作全被放在了一边,整日餐桌上不是白粥便是些清淡的不能再清淡的菜。

 

张启山看着面前这碗白粥,抿了抿嘴。喝粥倒是无所谓的,只是这粥——怎么这么酸。这几日的粥都是,总是有那么一股淡淡的酸味。张启山知道不会是后厨的问题,却也找不到其他原因。正好见老管家从门口路过,便抬手叫住了管家。

 

"佛爷。有什么指示吗。"管家毕恭毕敬的低了低头。

 

"我问你。这几日的粥,怎么这么酸?"

 

"酸?这...我这就去查查。"

 

"不用。这粥送到我房里都经过谁的手?"

 

"只有张副官呀。这几日给您的饭菜都是张副官亲自送到您房里的。"

 

"好。你下去吧。”

 

正和自己想的一样,定是自己的小副官搞的鬼了。只是这其中的缘故呢,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受了伤而自顾自的生着闷气?佛爷瞧了瞧还剩大半碗的白粥,得不到个答案。

 

正当这时,张副官抱着几份文件走了进来。

 

"佛爷,这几份文件需要您看一下。"

 

"把东西先放那儿。过来。"

 

小副官楞了一下,男人的语气虽坚决却又不失温柔。张副官照做。

 

"日山,坐上来。"张启山拍了拍大腿,直直的盯着张副官。

 

小副官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自己跟了佛爷这么多年,男人是很少叫自己的大名的。至于这缘故,佛爷总会在两人做些鱼水之欢的事时调侃自己,一边又加大力度顶弄着,伏在自己耳边沉沉的说着。佛爷总是这样,喜欢欺负自己。

 

"佛爷。门还开着...”

 

小副官努力保持冷静。

 

"那你就去把它关上。”

 

张副官闭了闭眼,认了。转身去关上门,硬着头皮向张启山走去,轻轻坐上了张启山的大腿。与其说是坐,还不如说只是搭了个边儿。

 

佛爷很是不满,环着小副官的窄腰把他重重的往下一拽,这回是结结实实的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佛…佛爷!您伤还没好,我,我还是下去。"小副官对佛爷的行为感到惊慌。

 

"话怎么那么多。老实儿坐着。"张启山搂着小副官腰的手加大了力度,牢牢地固定住了他。

 

再一看,小副官的耳朵都红了,像能滴出血似的。让人想咬上一口。而张大佛爷也确实这么做了。这下可好,小副官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想是想到了些什么,那小脸又红上了几分。

 

张启山失笑,掐了掐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副官。

 

"想什么呢。我才受伤几天,就这么想我了?"说罢还顺势摸了把小副官的屁股,虽说隔着军裤,可手感还是很好。

 

"佛爷,我,我我没有。"

 

"好了,我不逗你了。来,尝尝这粥。"

 

说到这里,小副官有点心虚。推脱着张启山,眼神闪躲。结果还是被张启山按着喂了一口。

 

"味道如何?"

 

"回佛爷……酸。"

 

"你还知道酸。"张启山抬手擦去粘在小副官嘴角的米粒。

 

 

"说吧,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佛爷,你罚我吧。"

 

"原因呢?嗯?这酸粥我可喝了好几天了。"明知自己不舍得罚他,张启山心想。

 

"没,没什么佛爷。您罚我吧。"

 

"你说不说?"张启山的一根手指抵在小副官的脊梁上,顺势向下滑去,停在尾椎处。

 

"说!我说,佛爷。"

 

"嗯。"张启山重新搂住小副官的腰,等着那人开口。

 

"是八爷。八爷...”

 

"八爷怎么了?"

 

"您最近和八爷走的太近了!八爷他,他还抱你!"小副官咬了咬牙,干脆全都一口气说了出来。说罢还委屈又胆怯的不敢去看佛爷。

 

好啊,原来这小子是吃醋了。怪不得这阵子小副官总是有事儿没事儿就和老八斗嘴。张启山听着不禁心中一阵暗喜。环着副官腰的手又紧了紧。

 

"原来这粥里的酸味儿,是从你这儿传出来的啊。"

 

"佛爷...您还没吃饱吧,我这就去叫下人再煮一碗……"

 

小副官说罢要逃,却被张启山直接拦腰抱起。自己最近是太惯着他了,得来点惩罚了。

 

"不用。先吃你。"

 

张启山把小副官压在床上,鼻尖抵着鼻尖,轻声细语。

 

"我的眼里,我的心里,可都是你。"

 

说完还握住小副官的手在自己胸前画着圈。小副官对这突然的情话撩的只想往他家佛爷怀里钻。说情话的佛爷实在是太帅了!

 

说实话,张副官爱死了张启山的双标,人前冷漠少语是那个一个人能撑起争做长沙城的张大佛爷,可当对着自己时又温柔的不像话。

 

张启山看着小副官微红的脸,在心中嘲笑他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表达出来了。不过。他很是喜欢。这个小副官,明明跟着自己在外做事时那么冷静,对着自己却傻傻的,十分迟钝。

 

张启山想到这儿,便压下身去,吻住了小副官微张的薄唇。

 

柔柔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映出两人缠在一起的身影。

 

 

次日清早,张启山早早起了床,吩咐下人煮了一碗白粥,亲自端回了房间。不一会,小副官也起来了。小副官一睁开眼睛,瞧见的就是倚在床边看着自己的佛爷。

 

洗漱好了之后,小副官被佛爷叫去一起吃饭。还是一碗白粥。

 

张启山喂了副官口粥,之后噙着笑问他,

 

"粥不酸了吧?"

 

"不酸了!佛爷说什么都对!”

 

 

.END.

没想到写了这么多...佛爷被我写的一点都不炫酷狂拽了...我有罪qwq

 

 

 

评论(20)
热度(218)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