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Wide Open(2)

2



风携着烟雾从李京泽朦胧的瞳孔飘过,他没在意什么时候刘嘉裕又点了根烟。刘嘉裕周身被吹得有些麻木的冷,唯独背部似乎有源源不断的热量,从李京泽的血液传来,逐渐的与他自己的血液交融。


李京泽的喉咙突然一阵发紧,接着他把脸埋在刘嘉裕后背,闷闷的咳嗽起来。刘嘉裕只是把烟掐了,没有多余的关心。


李京泽的家和上次他来时没有改变,空荡荡的,杂乱的。地板上有他的牛仔裤和T恤,也有泡面和瘪了的啤酒罐。刘嘉裕站在门口看着李京泽晃晃悠悠的倚着门框脱了鞋袜,光着脚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眼神幽幽的。


“站那儿干什么?进来啊。”


说完这句他又低头咳了两下,再抬头时他对上刘嘉裕的目光。门口到沙发的距离很近,他却觉得刘嘉裕看他时很远,似乎在遥望某处海市蜃楼。


刘嘉裕不急不缓的走进来,他俯身开了沙发边的小台灯。暧昧的昏黄色将他们包围。他又转身离开,到了厨房翻找水杯和水壶,意料之中的,水壶里空空如也。不一会儿,烧水的轻微声响便从厨房传出。


李京泽一动也不想动,他尽可能的将这段短暂的共处在心中延长。他感到发晕,这时刘嘉裕从黑暗中走近那一小片被昏黄色包围的区域,他的身边。李京泽费力从柔软的沙发中把自己捞出来,与刘嘉裕并肩坐着。他把手机从裤兜掏出来,放了首歌。


“再陪我喝点吧。”


刘嘉裕不置可否的沉默。歌曲的前奏响起,弗拉明戈吉他与tango节奏融合,挑动着他沉寂多年的情愫。偏偏这时李京泽又开口,


“白的?”


“忌辛辣。”


“那啤的。”


“忌平淡。”


“那你不忌什么?”


“你。”


李京泽对于刘嘉裕大多时间的不近人情已然司空见惯,蓦然的温吞令他猝不及防。他喉结微动,抿了抿唇,他自己也察觉到此刻自己的目光太过直白与炽热,刘嘉裕的唇瓣仍是分开的状态,他便丧气的意思到刘嘉裕的话没说完,果然又听到他低沉的嗓音说到,“你的歌很好听。”


李京泽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又把自己陷进沙发里。他低低的跟着吟唱,吐字慢慢清晰起来,他懒散的望着刘嘉裕,踢了踢他的大腿,刘嘉裕便皱着眉回看。


“You closed all Windows and doors,saw me for only my flaws,they say that time heals all wounds......”*


刘嘉裕跟着他唱,


“I can't say from what I've seen that it's true.”*


李京泽低低的笑,接着歌曲结束了,烧水的声音也停止了,只有李京泽还在低低的笑。刘嘉裕把自己从暧昧的光线和李京泽迷人的气息中抽离出来,去厨房给李京泽倒了杯水。


他把水放在被李京泽踢斜楞了的茶几上,没有再坐下。


“待会把水喝了,我该走了。”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李京泽突然大声的朝他走到了门口的背影喊,刘嘉裕停下脚步,手放在门把手上。


“问了你会说吗?”


李京泽没吱声。


“好,我问你,为什么又把自己搞成这样?”


刘嘉裕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没什么情感,但李京泽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语调里的一丝愤怒。


“为了,忌寂寞。”





*你没有想我敞开心扉,只是从缝隙中看我,人们都说时间会治愈一切......
*但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对。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53)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