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Wide Open(1)

1



刘嘉裕喘着粗气醒来,汗打湿了额角,背心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刚才的梦仍不死心的扰乱着他的神经,这段时间他几乎没睡过好觉。他脱了背心,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指腹轻轻的揉按着太阳穴。闭上眼,血肉横飞的画面麻痹着他的理智,他摸出床底的酒瓶。清醒最可怕。

 


白曜隆的电话把他从混乱中拉出,那边年轻人的语气焦急得很,“刘叔!你现在有时间吗?”


 

他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时间,凌晨二点。

 


“怎么了小白。”

 


“我这儿场面控制不住了,有个朋友喝多了耍酒疯,我们拉不住他了,来搭把手吧。”

 


刘嘉裕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他不用想也知道白曜隆口中的朋友是谁。白曜隆是他当年战友的儿子,他的战友已经牺牲三年了。那之后,他就把白曜隆当成他的亲人。白曜隆叫他叔,他也就答应着,其实刘嘉裕才三十出头,但白曜隆心里早就把刘嘉裕当成了父亲一样的存在。

 


刘嘉裕随便套了件T恤,跨上机车,点了根烟。他的住处离白曜隆的酒吧不远,等他走进酒吧时,烟只燃了半根。白曜隆从一个包间门探出头,看见救星般朝刘嘉裕狠狠地摆着手,然后就发出一声惨叫,被什么拖进了包间。

 


刘嘉裕叼着烟打开包间门,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屋里一片狼藉,李京泽趴在白曜隆背上给自己灌着酒,王昊在一旁黑着脸抢着他手里的啤酒瓶。王昊看到刘嘉裕后和他打了声招呼,刘嘉裕点点头。李京泽也看见了门口的刘嘉裕,他把酒瓶往王昊身上一扔,从白曜隆背上跳下来踉踉跄跄的朝刘嘉裕扑过去。刘嘉裕一手拖住他东倒西歪的身体,一股酒味迎面而来。白曜隆一边揉着后背一边对刘嘉裕说,“刘叔,我是实在没办法了,他非要你来。”

 


李京泽眯着眼睛凑近刘嘉裕的脸,把他嘴里叼着的烟抢过来,放到自己嘴里猛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圈圈烟雾,傻兮兮的朝刘嘉裕笑,“这烟不够辣。”


 

“成年了吗?小屁孩。”

 


刘嘉裕皱着眉抢回烟,明明包间里很昏暗,李京泽的眼睛却像星星一样闪着光。李京泽撇撇嘴,“关你屁事。”然后那双眼睛一合,就挂在刘嘉裕身上睡着了,嘴里小声嘟囔着,“送我回家。”


 

“关我屁事。”

 


刘嘉裕把他扛在肩上和那两人眼神示意了下,就走出了包间。这会儿起风了,外面一下子冷了不少,李京泽刚出酒吧就被吹醒了,他扑腾了几下发现扛着他的人是刘嘉裕后就不动了,乖乖的趴在他肩上打着哈欠。刘嘉裕察觉到他醒了后,把人扔到车座上,自顾自的也跨了上去。李京泽咧着嘴揉着磕到车身的小腿张嘴骂到,“操你妈,一点都不温柔。”

 


刘嘉裕听到后攥着他的手腕就把他推下了车,“酒醒了?自己滚回家。”

 


李京泽讨好的瞅着他笑,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抓住他结实的手臂,“没醒呢,你把我扔这儿万一被人拐了上了黑车可咋整。”

 


“你就不怕我这也是黑车?”

 


“我巴不得你是呢。”

 


李京泽小声嘀咕,嗖的跳上车紧紧环住刘嘉裕的腰。




未完待续

大概是单身爸爸退役军人壳x大学生贝

评论(8)
热度(105)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