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半斤八两(10) 完结

10



李京泽过了生日之后,没了规矩想做什么都随心所欲。除了抽烟和打架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刘嘉裕不让他干的。


刘嘉裕大部分时间都在出警和上班,所以李京泽还是经常去警局找他。有时候刘嘉裕有案子一连几天都不见人影,就只能靠短信和微信联系。刘嘉裕满身疲惫的踏进家门时,李京泽正穿着浴袍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他过去靠在李京泽身上,鼻尖蹭着他刚洗完澡带着香味儿的脖子。显然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然后他看到李京泽兴奋的抖了一下,“宝贝儿,想我没?”


“想死你了。这破活能不能不干了,你这次走了三天。”


李京泽紧紧缠住刘嘉裕的脖子拽着他倒在床上凑过去亲他,手不老实的解着刘嘉裕制服扣子却被制止。刘嘉裕压着他亲了一口低声说,“我太累了宝贝,明天操死你。”


李京泽撇撇嘴,手摸上他已经勃/起的东西,“那你怎么办?”


“我去洗个澡。”


刘嘉裕说完又躺了会才起身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走。李京泽心里特别不好受,他不想让刘嘉裕这么累。他偷偷跟过去,在刘嘉裕正要关上厕所门时从他手臂下面钻进去,然后把他推在墙上,反手打开了开关滑倒红色那一边,温度恰到好处的水从他们头顶撒下。


他快速的脱了浴袍,光溜溜的站在刘嘉裕面前,然后跪下去含住了刘嘉裕的硬挺。



半小时后他们从浴室出来相拥倒在床上。热水澡和欲望得到释放很好的缓解了刘嘉裕的疲劳,李京泽腿搭在他肚子上,抬头要了个晚安吻。


“我在想,要不我也去当警察,这样就能和你一起了。”


刘嘉裕捞起他被子下的手亲了一口,然后坚决的说,“不行。”


“为什么?”

“哪他妈来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不行。”


“老子要是非要去呢。”


刘嘉裕用力的抓着他的手,一字一顿的说,“我怎么样,无所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职业。但是你,他妈的必须给老子好好的,一点伤都不能受,听明白了?”


李京泽听的一愣一愣的,送了他钥匙之后,刘嘉裕没有挑明过他们的关系,也没有说过什么像样的情话,似乎一直都是他在主动,他在追着刘嘉裕跑。但这会儿他往刘嘉裕胸膛靠了靠,胳膊能感受到那里的心跳,他矫情的想,刘嘉裕也是爱他的吧。




出事儿那天他记得特别清楚,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弄湿了他的帽檐。从他接到电话到赶到医院只用了十分钟不到。他疯了一样红着眼睛询问刘嘉裕的病房,看到病床上胸前缠着绷带的刘嘉裕,一瞬间腿软的站不住。他还活着。


“哪个傻逼敢打你,我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李京泽缓了半天,紧紧抓着刘嘉裕的手红着眼眶说。明明是哭腔,却把刘嘉裕逗笑了,笑着笑着也跟着红了眼眶。


他守了刘嘉裕两天,不管刘嘉裕怎么骂他怎么吓唬他让他去休息,李京泽也没离开过他一步。


那天晚上李京泽趴在刘嘉裕手上,轻飘飘的说,“你都不知道,我害怕死了。这辈子没这么怂过。”


刘嘉裕的手指轻轻划过李京泽的脸,“李京泽。”


“干啥。”


“我欠你句话。”


“赶紧说,墨迹死了你。 ”


“宝贝儿,我也喜欢你。我一开始当警察的时候想着要活下来,现在我想着要为你活下来。”


“刘嘉裕,你他妈就是傻逼。老子等了你那么久。”



“我想和你发展长久的恋爱关系。”



“说人话。”


“我他妈想和你结婚。”


“结呗,墨迹。”



后来李京泽才明白,原来不是他一直追着刘嘉裕跑,其实他们两个,半斤八两。



FIN

其实要接着写还能写很多,但是要开学了,就这样完结吧,想虐也没虐山。爱每一个给这个故事点过红心留下评论的你们,比一个超大的爱心。

评论(22)
热度(171)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