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YELLOW

一个姑娘的点梗,结果撒娇我没写出来,就不艾特您了。
ooc,深夜瞎几把写的产物。

1

李京泽姿势都摆好了正要投个三分,结果也不知道哪来的一句刘老师被他的听觉捕捉到,转过头果然看见了那个拿着教科书带着金丝眼镜的身影。


手一滑,篮球掉到地上弹起来又落下,重复几次后好死不死的在李京泽紧张的注视下停在了刘嘉裕脚边。


刘嘉裕停住脚步蹲下身捡起篮球,看向他那个方向抬手扔了过去,“又逃课打篮球?”


李京泽差点没接住,听见刘嘉裕远远的喊,愣了几秒露出一个坏笑。


“下节我的课。”


李京泽一手拍着篮球,一手举得高高的比了个ok的手势,目送刘嘉裕走远,早就没了打篮球的心思。

2

他随便拦住了个同学问了下时间,然后慢悠悠的在校园里闲逛。还有五分钟上课时,他到小卖部买了瓶汽水,之后去了个洗手间洗了把脸,不紧不慢的跨进教室时上课铃声刚好响起。


他看了眼讲台上低头翻课本的刘嘉裕,走到最后一排拉开凳子,一屁股坐上去把腿搭在干干净净的桌面。


刘嘉裕抬头扫视一圈,漫不经心的瞄了眼坐姿十分不规范的李京泽,开始讲课。

刘嘉裕教的是历史。其实李京泽听不太懂他嘴里说的是什么,哪个国家和哪个国家签订了什么狗屁条约,哪个国家的经济又出现了什么问题。但刘嘉裕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他目不转睛一句不落的上完整节课。


他的收获不是脑子里的知识,而是今天刘嘉裕穿了哪件衬衫,打了哪条领带。李京泽抹了把脸上没干的水滴,看着刘嘉裕在讲台上谈笑风生,觉得口干舌燥。他大咧咧的扭开瓶盖喝了一大口汽水,前桌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熟练的抛了个媚眼,惹得女孩红着脸转回去。


刘嘉裕把剩下的时间留给学生自行阅读。他走下讲台,在过道巡视。走到李京泽那儿时跨过他故意伸过来的腿,拿起他桌上剩半瓶的汽水把手背到身后说,“没收,下课来我办公室。”


声音不大不小,没有引来认真看书的同学们的注意,但对李京泽来说足够让他忘记呼吸。

3

下课后李京泽嗖的跳起来,出了教室就往刘嘉裕办公室冲。


叩叩叩。


“请进。”


刘嘉裕刚说完,李京泽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他轻微的皱着眉打量着李京泽,“你这学期翘了多少节课?别的老师天天和我念叨你。”


“您的课我可一节也没翘啊。”


“要说你喜欢历史,我还真不太信。”


我不喜欢什么历史,我他妈喜欢你。李京泽咧开嘴笑,硬生生把这句话憋在心里。


“汽水我拿走了?刘老师。”


他故意在刘老师三个字上用了重音,然后拎起汽水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他听到刘嘉裕听不出多少感情色彩的一句,“少喝碳酸饮料。”


他停了一下,走出了办公室。

4

李京泽和人打架了。彼此看着不爽了很久,也不废话,直接约了场地。结果对方耍诈,说好一对一却带过来了四五个人。


狠劲上来了,一个人挥着棒子打的那个几个人连连后退。架是打赢了,自己身上也挂了彩。第二天他一瘸一拐的到学校时,被没课的刘嘉裕抓着手腕去了医务室。


医务室里没人,刘嘉裕便轻车熟路的自己给李京泽包扎伤口,给他鼻梁上和眉毛上的口子贴上了创口贴。


两个人沉默着,李京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打架那会儿的狠劲现在烟消云散,低着头顶着地板上的纹路。


“赢了还是输了?”


他没想到刘嘉裕这么问,猛的抬起头笑了,结果牵动到嘴角的伤又龇牙咧嘴的喊疼,“赢了啊,必须赢。”


“被人打得浑身是伤还叫赢?”


刘嘉裕没什么表情,但李京泽还是感觉他生气了。


“我把他们打跑了。”


“等别人伤不了你的时候,那才叫赢。以后别打架了,除非你能全身而退。”


李京泽不服气的梗着脖子不看刘嘉裕,过了会他听见刘嘉裕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停在他身边,然后他的手放在了自己头上揉了几下,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刘嘉裕掌心烫人的温度。大概有三秒那么久,或许更短,刘嘉裕移开了手,然后走出了医疗室。


但李京泽却坐在那儿回味了十多分钟。

5

李京泽参加了校内组织的篮球赛,比赛前他活动着筋骨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刘嘉裕。一瞬间他们视线交错,李京泽慌慌张张的移开视线喝了几口水。


上半场打的算是轻松,分数遥遥领先。中场休息时他坐在边上休息,脖子上挂着毛巾懒得擦汗,他的眼神不听使唤的往观众席上瞄。他看见了刘嘉裕,以及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得甚欢的女人。那个女人他看着眼熟,好像是个英语老师,一个被宅男偷偷称为女神的年轻老师。


李京泽说不上什么感觉,比打架输了还憋屈。心里有团火,一点一点燃烧殆尽他的理智,最后只剩委屈。


他委屈什么?刘嘉裕又不是他的。


下半场比赛他一直心不在焉,结果被对方反超,输了比赛。队友来询问他怎么了,他只含糊的说是身体不舒服,心里却时时刻刻挂念着那件事。


操,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


刚这么想着,他就撞上了转弯的刘嘉裕。他抬头看到那张总是没什么波澜的脸,只觉得心里那团火又烧了起来。


“状态不好?下半场不是你的水平。”


“那个女人他妈的和你是什么关系?”


答非所问。等李京泽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瞬间不知所措的红了耳朵。刘嘉裕勾起嘴角觉得想笑,“她喜欢我。”


李京泽抬头死死盯着他,咬住下唇。


“但是我不喜欢她。”


李京泽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刘嘉裕紧接着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下唇被咬的发白,他想冲过去打刘嘉裕一拳,但是刘嘉裕已经擦过他的肩膀,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和一句话,“下午还有一场吧,好好打。”

6

这几天刘嘉裕的课李京泽都没去,晚上他在学校附近的篮球场一个人打着篮球,汗湿透了oversize的背心。


他过于投入,以至于刘嘉裕跑过来抢走球然后一个箭步跳起来扣篮时才发现他的存在。


刘嘉裕没穿平时那身死板的衬衫和西裤,他上身白色T恤,下身破同牛仔裤,很好的凸显出尝尝锻炼的好身材。李京泽盯着刘嘉裕因为动作鼓起来的手臂,有点愣神。


“我的课也不上了?”刘嘉裕跳下来,走近一些说。


“你又不缺我这一个学生。”


李京泽捡起篮球拍着,转身往旁边的长凳走。没走两步就被刘嘉裕狠狠抓着小臂拽了回来,后背撞到刘嘉裕的胸膛。


“要是非缺你不可呢?”


李京泽转头攥着刘嘉裕的衣领就亲了上去。短暂的,试探的,用力的一个吻,他凑到刘嘉裕耳边说,声音有些颤抖,“我他妈不管你喜欢谁,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你,我他妈喜欢死你了。”


刘嘉裕稍微一侧脸便亲上他的脖子,上面还有没干的湿汗,“怎么和老师说话的?”


李京泽不说话,盯着他近在咫尺的唇瓣还想凑过去,刘嘉裕退开一些,“你知道我是你老师吧。”


“谁他妈在乎。”


这次是刘嘉裕先亲了上去,他把李京泽紧紧锁在怀里,和他用力交换了个激烈的吻。


“你他妈到底喜欢谁?”


“我他妈喜欢你。”


“刘老师,你讲脏话了。”

FIN

评论(16)
热度(224)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