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半斤八两(5)

5





那个电话是上级领导打来的,出了个案子,嫌疑人确定了,抓捕需要人手。刘嘉裕坐在警车里叫人给他查了下李京泽的资料,他29号才成年。


追了几个小时后,几辆警车成功把嫌疑人所在车辆围困在了郊外马路中央。进行抓捕时是刘嘉裕带头,结果晚上看不清不注意被挣扎的嫌疑人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刀划伤了肩膀。


还算幸运,没什么大事儿。血液浸透了衣料,让伤口和衣服黏在一起,不太好受。他坐在回去的车里额头冒出一层薄汗,不经意间李京泽打架受了伤还一脸不服气的模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他哈哈大笑,惹来了同事不理解的目光。



他自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没去医院。忙完之后往家走时已经凌晨二点多了。到了小区门口,保安给他开了大门,然后指了指坐在单元门口打瞌睡的人影。


他点了根烟,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踢了踢那个人的大腿。李京泽迷迷糊糊的刚要骂,看到是刘嘉裕后硬是憋回去嘴张着没出声,“才回来,老子等了你好几个点儿。”


刘嘉裕坐到他身边,吸了口烟然后慢慢吐气,长时间的劳作让他的声音有点哑,“等我干什么?”


“没意思,我先去的你们警局,灯都灭着,我就来你们小区等了。”


“傻逼吧,下次别他妈等我了。”


李京泽看了他一眼,使劲握着他的后颈就撞上了他的嘴。刘嘉裕右肩膀有伤用不上力,调整了下坐姿左手捏着李京泽的下巴抬起他的脸,狠狠蹂躏着他的唇瓣,几乎他的舌头刚碰上李京泽的牙齿他就张开了嘴,热情的迎接。他们用力的亲吻,唇舌难解难分,更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难分上下。


到底还是刘嘉裕经验老道,狠但没什么经验的李京泽先喘不上气的胡乱拍打着刘嘉裕。打到伤口时刘嘉裕紧蹙着眉倒吸口气骂了一句,放开了李京泽。


“你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李京泽大喘着气问。


“去你妈的,肩膀刚才他妈让人喇了一刀。”


李京泽有些紧张,干巴巴的说,“死不了吧?”


刘嘉裕没理,最后抽了口烟然后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起身往单元里走,“过来。”


“你不去医院啊?”李京泽立马跟过去,不放心的追问。



进了单元,李京泽被刘嘉裕猛地一拽后背撞到墙上,疼的他嘶哈的咒骂。刘嘉裕压上去,膝盖卡进李京泽大腿中间,顶着他的裤裆。李京泽愣了一下,勾起嘴角搂上刘嘉裕的脖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的刘嘉裕后颈上的肉。


刘嘉裕把脸埋在他的颈窝深吸了口气,李京泽身上的味道和他的性格相反,像是刚下完雨的味道,同样让人着迷。他用牙齿轻轻咬着之前的留下的痕迹,余光注意到李京泽已经通红的耳根,只觉得小腹发紧,心情突然烦躁起来。


他狠狠掐住李京泽瘦巴巴的腰肢,一抬头便撞进他满是欲望的双眼。29,这个数字蹦到他脑中。他咬着牙,伤口开始隐约的疼了起来,额头因为隐忍再次渗出一层薄汗。


声控灯灭了,又因为刘嘉裕的声音重新亮起来,“你喜欢我?”


“我他妈喜欢死你了,能不能别墨迹了。”


他看到李京泽眼中的迫不及待,反倒笑了,又问他,“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狠。”


李京泽咬牙切齿的说,瞪着他又亲上去。


未完待续
这章字数最多了。
干撩不开车,我是罪人。

评论(14)
热度(100)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