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NCURTAIN(06)

杀手au 架空 ooc

业界良心

01 02 03 04 05



程剑桥瞪圆了眼睛望着TT,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间砰地一声吓了一跳,是枪声。他顿时紧张起来,人群瞬时间乱成一团,辱骂的叫喊不绝于耳。前一秒还稳定的局势因为这一枪而立刻混乱。一旁的TT几乎立刻就消失在了人群中,他一定是去找J了,程剑桥想。他想看看里面的局势,却被一个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挤到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GAI会不会出事,他不停地想着。




他开始回忆刚才的经过,他在给一桌送酒时,有两伙人碰面后直接呛了起来,他一眼就看见其中一伙打头的是GAI。这让他感到疑惑,男人说他只是来喝酒,只是因为小事起了纷争的话也解释不通,这很明显是一方有预谋的。GAI那边的人数很占优势,他大概数了数。之后他想去告诉TT制止他们,便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听到枪声后TT直接就冲向了离他不远的J,J的脸色很难看,他大致的摸遍了男人全身上下,还好没有发现伤口。TT紧紧抓住J的手问到,“谁中枪了?”



男人把TT的手包在手心里,淡淡的说,“是弹壳的人。”



TT没有再说话了,他又给白曜隆发了几条短信,现在两方争执不下,如果开打一定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说不定还会引来条子。






吃完饭白曜隆和王昊带着多多去逛商场,多多兴奋的在前面挑着零食和玩具。王昊推着购物车和白曜隆并排走在后面。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白曜隆从货架拿下一包薯片扔到购物车里,装作漫不经心的说。



“你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也许吧。”



白曜隆傻兮兮的笑了笑,就跑去前面和多多玩了。王昊看着那两个人,怀疑白曜隆的真实年龄比多多大不了几岁。



回到家后天已经黑了,多多之前玩累了,吃了点零食聊了会天就和梅姨去睡觉了。王昊和白曜隆挤在客房,只有一张比白曜隆家小了不少的床。



他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几乎都是白曜隆起的头。后来将近十点,白曜隆收到了TT的短信,他表情很严肃,和白天那个小孩心性的人相比像是换了个人。



他打了个电话,声音压的很低,王昊只隐约听见一句酒吧和叫人。二分钟后他挂掉电话,拉起王昊就往外走。



“我操,你干嘛?”王昊拖鞋都没来得穿就已经被拉到了门口,多多和梅姨应该已经睡着了,他的声音很轻。



“和我去趟酒吧。”



王昊知道肯定出事儿了,从白曜隆紧锁的眉头和他略显急促的音调就能看出。他们下了楼,和之前一样的加长轿车已经停在了楼下。他惊叹于白曜隆的背景和办事效率,上了车才发现这车里坐着满满当当的人,统一穿着一丝不苟的黑西服。




车速很快,没一会就到了紫外线。在门口就能听到杂乱的人声。白曜隆带着人进了酒吧,王昊跟在后面。众人看到白曜隆进来后,瞬间安静了不少,围观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开始有人陆续离开。J和TT迎了上去,TT简单的介绍了下情况,白曜隆听了后走上前去,驱散了人群,看到了中心的GAI,以及躺在地上不时痛苦呻吟的男人。



“弹壳的人。”J在一旁补充。



白曜隆看了看J,又看看地上的人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GAI他听过,是个狠角色,不太好惹,也对他和弹壳有过冲突的事情有所耳闻。但弹壳对他一向不错,他今天不能让弹壳的人在这儿太受欺负。而且已经有人负伤,这件事该到此结束了。



“GAI爷,这是怎么了?”白曜隆摆出一个笑脸,看向GAI。



“这不是白少爷吗,不好意思啊,在你的地盘上收拾几个垃圾。”GAI没想到白曜隆会来,而且看样子他带来了不少人,他想着一会能不能全身而退。



“那您看,这儿已经有个躺地上的了,是不是也差不多得了?闹坏了我店里的东西就不好了。再者说闹大了再把条子引来,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白曜隆的笑容没变。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见好就收。今天晚上真是对不住了。”



“您看这不是也没弄坏什么东西吗,至于这人,GAI爷得给个交代吧。”



GAI不屑的看了眼地上的人,挑起嘴角说,“哥几个来帮人送到医院,小心别磕了碰了,可金贵着呢。”



地上的男人骂了几句,GAI的人挥了挥拳头他才闭上了嘴。几个男人从GAI身后走过去想要抬起地上的男人,被弹壳的几个人拒绝了。



“这,我就不强人所难了吧。”



“那GAI爷走好。”



白曜隆的人让出一条路,GAI最后瞅了那几个弹壳的人两眼后阔步离开了。他走后白曜隆叫了几个人去帮受伤的人,喊着让大家都散了吧。





王昊目睹了全程,只觉得白曜隆这个人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了。方才的那种冷静自若的神态,分明不像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倒像是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了数十载后磨炼出的经验。更让他感兴趣的还是这件事,弹壳他听李京泽提起过,还听他说过一嘴他真名叫刘嘉裕。他没多问李京泽是怎么和弹壳熟起来的,但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他对弹壳很是敬佩,这点很少见。让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李京泽敬佩的男人,能力肯定可想而知。至于GAI,他听过是听过,也没接触过,不好下定论。




弹壳的人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剩下几个人也离开了,酒吧安静了不少。王昊坐在吧台想要点酒,却没发现服务生。过了会白曜隆凑过来坐在了他旁边,笑嘻嘻的说,“我请你喝酒,还是威士忌?”



王昊点了点头,看着白曜隆走进吧台拿出酒瓶倒了两杯酒,其中一杯递到了他面前。白曜隆重新坐回他旁边,“那几个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看起来你挺熟悉。”王昊喝了口酒。



“听过而已,和他们扯上太多关系可没什么好事儿。”



王昊不置可否的沉默。



“待会就回去吧,别一会天亮了容易被发现。”



王昊的确没想到白曜隆会这么说。他以为不会回去了,王昊看着白曜隆,轻轻说了句,“谢谢你。”



“我也挺喜欢多多的,而且梅姨做菜很好吃,很久没吃到家常菜了。”白曜隆笑了下,喝光了杯里的酒,拍了拍王昊的肩,“走吧。”



他们走前和TT打了个招呼,TT友好的摆了摆手。TT注意到程剑桥不见了,又想起他刚才趴在自己耳边说的话,他实在是想不通程剑桥这样一个干干净净的大学生是怎么认识GAI的。J捏了捏他的手,把他飞远了的思绪拉了回来。TT马上看向J,咧着嘴笑了。



“没事了。”J以为TT是被刚才的事吓到了,笨拙的试着安慰他。



TT笑得更开心了,趁没人注意偷偷亲了下J的嘴角。



“哥,你说小白怎么突然找了那个万磁王当贴身保镖?”TT突然问到。



“不知道,反常。”



“不过这样子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



“嗯。”男人又握住了TT的手。





程剑桥看到有什么人进来了,然后酒吧顿时安静了。他没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但他猜测着这应该就是那个神秘的老板。后来他又听到那个人说了GAI的名字,再后来还听到了GAI的声音,他听谈话内容大概清楚了事情。后来他从稀疏不少的人群中看到GAI走出了酒吧,他便跟了上去,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班还没值完。




他看见GAI和他身后的那些人打了个招呼,说着有时间请客吃饭,便和那些人走上了相反的方向,他家的方向。程剑桥偷偷跟上去,从后面拍了拍男人的肩膀。GAI沉着脸回头,发现是程剑桥后有些惊讶,然后若无其事的问他,“你还没下班吧?”



“这不重要,发生了什么?”程剑桥才想起自己的确还没下班,他迅速的转移话题。



“你不都看见了么。”GAI一脸平静。



“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那么做了?”程剑桥莫名其妙的觉得生气,虽然实质上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你非要问的话,是。”



程剑桥看不透他的表情,他只是觉得今天晚上很冷。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他们打了我,我当然要打过去。”GAI像是在说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



“那你有没有想到这样万一受伤了呢?”程剑桥越来越生气。



“那又怎么样,有人在乎吗?”



“怎么没有!”程剑桥直接大声喊了出来。




他说完后两个人都愣住了。程剑桥的脸瞬间烧了起来,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



过了会,他听见男人对他说,“回家吧,天凉。”




他突然觉得,也没那么冷。



未完待续

评论(45)
热度(114)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