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NCURTAIN(04)

杀手au 架空 ooc

01 02 03 05 06





这份工作比王昊想象的还要平淡和无聊。第二天白曜隆待在家里哪也没去,他自然也不能单独行动。起床时已日上三竿,白曜隆点了外卖,四个人在厨房凑合吃了一顿。



王昊这一天都在观察J和TT,他发现J比他还要沉默寡言,基本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大部分都是TT和白曜隆在说,J只是看着TT。王昊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关系不一般,当他回厨房拿啤酒时撞见在接吻的两个人后,他讶然自己想的太简单。



王昊在厕所洗手的时候,TT也跟了起来,还顺手带上了门。王昊抬头看了一眼他,便自顾自的拿毛巾擦着手。TT站在一边,有话要说的样子,看王昊转身要离开才开了口,“那个,哥,你都看到啦?”



王昊嗯了一声,没想继续谈话。



“好吧,我和J哥在一起很久了。”男孩低着头说,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中的幸福就要溢出来。



TT应该知道J的身份,王昊想。这让他更加感兴趣J的身份,以及这个男孩是怎么和J那样的人在一起的,但是他不能开口问。王昊看着TT,再次嗯了一声。



男孩似乎对王昊的态度有些惊讶,抬起头盯着王昊,似乎在等他的下文。王昊被看的浑身不舒服,只好随口问到,“你也是干这行的?”



男孩看起来更惊讶了,“什么?”男孩缓了几秒懂了王昊的意思后笑到,“哈哈哈我不是啦,我只是想陪着J哥,当然我也希望他不要再做这些。太危险了。”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听上去十分难过。



“他会听你的话的。”王昊留下这句话,离开了厕所。



稍晚一些的时候,他和白曜隆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屋子里暗得很,空气中还弥漫着烟雾,白曜隆难得的沉默了一会。



“你和他们两个熟吗?”王昊掐了烟,问到。



白曜隆楞了一下,吐出个烟圈,“还行吧,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



白曜隆也掐了烟,看向王昊,“说吧。”



过了会,王昊说,“只是好奇,他们两个。”



白曜隆暧昧的笑了下,故意慢吞吞的说,“他们两个是情侣。”



王昊被他弄得不自在,点了点头。手机消息提示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王昊拿起手机,是李京泽发来的短信。李京泽问他完没完成任务,还说有时间一起出来撸串。他和李京泽认识很久了,久到他也不记得有多少年,久到他可以信任李京泽,这对王昊来说很罕见。他打了几个字又逐一删掉,最后回到,某种意义上算是成功了。



白曜隆注意到了他的出神,“朋友?”



王昊抬起眼帘,又垂下去,算是默认。李京泽又来了消息:前几天去看你妹了,挺好的。



王昊突然觉得手机屏幕亮得刺眼,让他感觉眼角一阵一阵的发酸。他没回消息,摸到茶几上的半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边。他看了眼白曜隆,想要他手里的打火机,没料到白曜隆整个人俯下身,给他点了火。王昊没计较,深深地吸了口烟,又吐出“钱,可以预支吗?我有急用。”



“这么急?”



“嗯,明天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你要干什么?”



“谢谢。”



王昊没再开口了,他静静地抽完这根烟,边回房躺下了。过了一会,厕所的水声停了后,白曜隆穿着浴袍走了进来。他听见白曜隆关了灯,上了床,在床上折腾一会后,又重回安静的气氛。



“万万,睡了吗。”



王昊皱起眉,懒得理。只是这个称呼实在让他感到不舒服,他翻了个身躺平。



“我想和你做朋友。”过一会白曜隆说。



男人的声音很低,但因距离并不远他听的很清楚,他也听到了那语气中隐藏的期待。“为什么?”他问。为什么要和他这样的人做朋友?



“我也不知道。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想和你成为朋友。”白曜隆很诚恳的说。



王昊这次很久都没说话,久到让白曜隆灰心的睡着了。他又听到和昨晚一样的浅浅的呼噜声,王昊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响。还是算了吧,你会失望的。有些东西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期待,因为总会有失望的那一天。王昊想着,睡着了。







程剑桥咧开嘴笑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只是突然很想。他向后退了几步,让GAI可以走进屋子里。男人犹豫了一会,阔步走了进来。程剑桥的家并不大,客厅就是卧室,里面有个单人床,GAI还记得,他在上面睡过一晚。



右侧有个略显拥挤的厨房,还有个很小的卫生间。GAI看了一圈,视线又回到了看着他的小孩儿身上,“条件有点差啊。”



“我,我可以包一日三餐!”程剑桥赶快说到,其实他不怎么会做饭,说出来后就心虚了。



“那行吧。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这个人说话真不好听,程剑桥愤愤的想着。他回到床上盘起腿坐着,瞪向站着的男人。要是换别人这么瞪着他,GAI早就二话不说一脚踢过去了,但是这个小屁孩的眼神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到让人感觉可怜巴巴的,想被抢了糖的三岁小孩。



GAI没力气再说什么,一闲下来,疲惫感和饥饿感席卷而来。他往里走了一些,靠着床坐到了地上,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见男人不理他,程剑桥到是自己先蔫吧了起来。他在床上蹭了蹭,故意弄出声响,结果男人压根没听见一样。他忍不住了,戳了戳GAI的肩膀,“喂,你怎么啦。”



男人还是没理他。程剑桥在心里骂了他一句,然后玩起了手机,过了一会他听见男人模糊的说了句,“我饿了。”



程剑桥哦了一声,继续玩手机。过了两分钟,他从床上静悄悄的下来,踮着脚溜进了厨房。



GAI自然是听到了有人走路的声音,但他此刻太累了,胃里难耐的饥饿感喧嚣着,让他没办法想别的。过了会,他听见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滋滋的热油的声音。再过一会,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了,他隐约的问到了炒饭的香味,GAI怀疑自己是饿出幻觉了。



程剑桥忙碌完后从厨房出来,看见GAI已经睡着了。坐在旁边等了半天也不见他醒,他只好和刚才一样,戳了戳男人。男人睁开了眼,刚进入梦乡就被叫醒的滋味让他想发火。他皱起眉,以一种危险的表情注视着一脸美滋滋的程剑桥。



“有事?”GAI的声音很沙哑,带着怒火。



“嗯,我给你做了蛋炒饭,一会儿该凉了。吃点再睡嘛,你刚才说你饿了。”



GAI突然什么脾气也没有了。他迷迷糊糊的被小孩儿拽起来拉到厨房坐下,面前放着一碗香味四溢的蛋炒饭。金黄色的鸡蛋和白白的米饭所带来的视觉冲击,让他的肚子开始兴奋的叫了起来。程剑桥在一旁笑了,“快吃吧,我特别会炒蛋炒饭。”



GAI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口,小孩儿没撒谎,的确很好吃。而且这炒饭里有一股他从没尝到过的味道,类似于,家的味道。他感觉眼眶有点酸,程剑桥还在不停的说着做蛋炒饭的诀窍,他用端起碗来掩盖自己发红的眼角。



他帮程剑桥刷了碗,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心甘情愿的刷的碗。当他从厨房出来,程剑桥正趴在床上打着游戏,小腿左右摇着。外面太阳落下了山,淡金色的余晖从窗户洒进来映到小孩儿身上,他看着这一幕,久久的站立着。



未完待续

最近开始补课了 时间有点紧 有点少

评论(40)
热度(107)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