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NCURTAIN(03)

杀手au 架空 ooc

豆芽和TT还是不算多 不打tag

01 02 04 05 06



程剑桥没接话。他只是停顿了几秒,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他不是不想说,他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他的问题也不是自己安慰几句就能解决的了的。



他给男人清理好了伤口,收拾收拾东西去洗手。走到一半又扭过头看向仍一动不动的GAI,他突然迈不动脚步了,有什么从胸腔升到了喉咙,又被他硬生生压了回去。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站了大概有半分钟,最后他还是没忍住,小声的说了句,“以后总会有的。”



说完就匆匆的躲进了厕所。他松了口气,憋着的话总算是说了出来。他洗了把脸,扬起一个笑容。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之后会何去何从,但是也算他救了个人。程剑桥突然瞄到了角落里的一箱牛奶,想了想走过去拆了封,拿出一盒出了厕所。



他重新坐回去,笔直的伸出手,“嘿,你要喝牛奶吗?睡前喝牛奶有助于睡眠。”程剑桥确认自己没有说错后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几分钟过去了,程剑桥也没见男人睁开只眼睛。他悻悻的收回手,把吸管插进去,自己吸溜了起来。或许刚才那句话他也没听见吧,程剑桥想着想着觉得有点失落。床不大,男人又是整个铺开在床上,程剑桥无论怎么缩起身子也蹭不到床上。他撅起嘴,把牛奶喝完扔进垃圾桶,打了个地铺,简单的睡了。



也许是牛奶真的有助于睡眠吧,他睡得很快,很沉稳。




他醒来时下意识往床上看了一眼,空空的,什么也没留下,他昨晚放的那盒牛奶也不见了。他翻找了半天,确认没有任何类似纸条一样的东西后,倒到了床上。



他白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点了份外卖,却发现自己吃不完。这让他突然又想起GAI,盖,他读出了声,真是奇怪的名字。程剑桥放了首歌,放了最大音量,抱着被子又睡了过去。



那首歌是2pac的Ghetto Gospel。






王昊不知道走了多久,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车在一座公寓前停下,王昊费力的观察着这座公寓,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白曜隆和王昊一并走在前面,后面两个人紧跟着,看样子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了。



白曜隆掏出一串钥匙,王昊没看清具体多少,但听声音至少超过五个。门开了,白曜隆轻车熟路的找到开关开了灯,这座房子的客厅便呈现在王昊眼前。并不豪华,和王昊的想象相去甚远,大体呈灰色调,让人看着十分舒适。客厅只有一个足够装下五个人的沙发,液晶电视,几个靠椅。左侧有个阳台,由窗帘阻隔,右侧是厨房,有两间卧室。不算大,但看起来很空阔。



四个人就站在门口,都沉默着没人挑起话头。



白曜隆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往里走,他自顾自的瘫在了沙发上,钥匙随手丢在茶几上,眼神在靠近一些的三个人身上不停转换,“互相认识一下吧。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王昊发现白曜隆的眼神先停在自己身上,他也投去目光,然后转身看向那两个人,“万磁王。”



他几乎没有思考的就说了出来,这是他在圈子里的名字。



“你和X教授现在关系怎么样?”白曜隆插嘴道,发现除了TT笑了一下后其他俩个人没什么反应,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继续继续。”




那个让王昊眼熟的男人似乎并不感兴趣,听到王昊简短的自我介绍后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看向了别处。直到一旁的男孩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声的叫了句哥,男人又看向男孩,过了阵才开口,“J。”



等男人说完,男孩向王昊露出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笑脸,“叫我TT就好啦。”



“J算是负责保护我的,TT,呃...是和他一起的。”白曜隆迅速接过TT的话,然后给了J一个眼神,男人就带着男孩进了其中一间卧室。



客厅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白曜隆趿着拖鞋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其中一罐扔给了王昊。王昊接住,“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爸觉得只有J他不放心,所以想给我再找一个,贴身的。正好今天遇见你。”白曜隆的语气在谈到他爸时变得轻佻,望向王昊。



“你根本不知道我的能力,就这样让我保护你?”



“我怎么说也是军火商的儿子吧,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万磁王?”白曜隆开了啤酒罐,仰头喝了一口后说。



“你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王昊不自觉的皱起眉,他突然醒悟,这个男人之前的种种,都是装出来的,这让他感到生气。



“不能这么说吧。只是之前就对你略有耳闻,今天在酒吧看到你,然后想把你引到没人的地方,结果我也没想到你想杀我。总之,缘分。”白曜隆摆出一个讨好的笑脸。



缘分个屁。王昊捏着那罐啤酒,打开它一口气喝下半罐。他现在没心思纠结这些没用的,只要能赚到钱就好,这个白曜隆,是条大鱼。



“不早了,睡觉吧。你的佣金我会每个月打到你卡里,明天告诉我卡号。”白曜隆扔掉空啤酒罐,和他招了招手走进了卧室。



王昊把剩下的啤酒喝完,跟了上去。



“怎么睡?”王昊再一次蹙眉。卧室里只有一张床,虽然对于两个成年男性来说够大,但他对和白曜隆同床共枕持否认态度。不对,准确的来说他不确定这个男人有没有成年。



“一起睡啊。我之前说了,贴身保护。”



王昊想骂人。



“我拒绝。”



“可是卧室也没有沙发,你要睡地上吗,很凉的。”白曜隆打了个哈欠,脱掉了上衣,露出让人羡慕的好身材。



王昊的确已经打算睡地上了。但他转念一想,这份工作是长期的,他不想遭这罪。而且不就是和个男人睡一个床吗,也没什么,王昊没说话,忽略了一旁裸着上身的白曜隆。他躺在了外侧,背靠着刚爬上床的男人。



“我该怎么叫你?万磁王也显得太生分了,万万咋么样?”白曜隆关了灯,在黑暗中说。



“我们就是很生分。”王昊不想和他有过多牵连。



白曜隆撇了撇嘴,可惜没人能看见。



“晚安。”他说,然后阖上了眼睛。



王昊没说话,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一切。显而易见,白曜隆不简单,但他要做的只是帮他赶走其他想要取了他命的人,仅此而已。至于J,他的熟悉感甚至更强了,但这个名字他却从来没听说过。



王昊理清了思绪,至于得不到答案的,暂且放在一边。身后传来了白曜隆轻轻的呼噜声,意料之外的没觉得吵,他就这样睡了。







程剑桥被一阵暴躁的敲门声吵醒。一阵一阵,带有节奏性的。他也说不上是哪里暴躁,或许是敲门的力道,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敲门的人好像生着气。程剑桥喊了一声等下,就连滚带爬的去开了门。



刚开门,他就傻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没睡醒,揉了揉眼睛,看到的还是那个人站在门口。是昨天晚上那个有着奇怪名字的男人,GAI。他看上去风尘仆仆,不过身上没有血迹,头上的伤也还是昨天晚上程剑桥包扎的那样。



“你...”



“我来是因为我不想欠你什么,这是钱。”男人的语气和昨晚一样,痞里痞气的,还带着程剑桥从他脸上看出来的疲惫。他把一叠钞票扔到离他最近的桌子上,打断了程剑桥的话。



“你...你不是去抢银行了吧?”程剑桥看着那一叠钞票,瞪圆了眼睛,“而且你也没欠我什么,我只是帮你包扎了一下伤口,这些钱,也太多了。”



“你救了我,这就是个人情。我不喜欢欠人人情,这些钱你拿着。”



“我不要。”



“必须要。”



“不要。”



“...”GAI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小孩,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



他们沉默着对峙了一会,GAI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程剑桥想了会,先开了口。



“你有地方住吗?”他想起昨天晚上男人说他没有家,但不代表没有房子,程剑桥还是问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小孩儿。”



“如果你没有住的地方,那你就住我这里,然后这些钱,就当房租了。所以你有地方住吗?再说一次,我不是小孩,我成年了。”



GAI其实完全可以拿这次赚的钱租个房子,但他听完程剑桥的话后,想都没想,直接回到,“没有。”



听到这两个字从自己嘴里蹦出来后,GAI把自己吓了一跳。他怀疑可能是昨天晚上把脑子打坏了。



未完待续


觉得写得又臭又长...看着好像很多,但是又没什么干货。

是不是太慢热了。

评论(33)
热度(111)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