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NCURTAIN(02)

杀手au 架空 ooc

有一点豆芽和TT 不打tag了

都是我瞎编的

01 03 04 05 06



王昊这也是第一次偶遇自己的暗杀对象。他不动声色的摸住了别在腰间的枪,思索着在什么时机,如何下手。还没等他想出个头目,本来自己嗨的忘乎所以的猎物突然向他靠了过来,王昊警惕的往往旁边挪了挪,没想到白曜隆直接搭上了他的肩膀,“哥们,不好意思,有点喝多了。我靠一下不介意吧?”



王昊怕引起注意,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给老子滚。”



也许是王昊的语气太硬,白曜隆竟真收回了手,趴在吧台上。他挫败的耷拉下眼睛,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随即又皱皱眉,扭头看向王昊,“哥们,帮个忙,扶我去下厕所。我觉得我可能要吐了。”



虽然王昊觉得他演技很差,但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当然乐不得。他先装作不愿意的样子推辞了一番,听到意料中的几句请求后,他撇撇嘴一脸不耐烦的起身扶着白曜隆往厕所走。几乎一瞬间大半半人的视线同时集中在两个人身上,王昊十分不自在,加快了脚步。



到了厕所还没等他把门反锁,一股强劲的力道直接把他推到了厕所冰冷的墙上。他下意识就去摸别在腰带附近的枪,却被一双手抢先。



“我做过什么让你想要杀了我的事吗?不对啊,如果我做过我一定会记得,尤其你还...嗯...”白曜隆愣了愣然后甩手把枪扔到身后,自顾自的说着,“所以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



王昊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白曜隆手里自己的枪,完全没注意他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想着,这人话可真多。下一秒他对上白曜隆的视线,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在现在这种情况该如何完成任务。



“嘿,你有听到我说什么吗?外面都是被派来保护我的,你就别想着杀我了。”



王昊找不到话可以说。即使他在厕所里干掉了白曜隆,他可解决不了外面一屋子的职业杀手,而且白曜隆是怎么看出他的目的的?这让他感到一丝挫败,不仅仅是因为他赚不到这笔钱了。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把藏在袖口的刀握紧,朝白曜隆走近了几步,“你怎么知道我要杀你?”



“我操。还真是啊?”白曜隆摆出一个吃惊的表情,“我本来是要解你腰带的,结果看到枪猜的。”



“解我腰带干什么?”王昊有点摸不到头脑。



“呃,没什么。所以,你为什么想杀我?”



“你很值钱。”



白曜隆听到答案后讥诮的扬起声调说,“那我给你钱,然后你给我办事怎么样?”



王昊蹙起眉头,“看你给多少了。嗯,我还需要住的地方。”



白曜隆没想到他答应的如此轻松,捡起王昊的枪扔给了他。



王昊接住枪,瞬间子弹上膛枪口对准白曜隆的额头,“我凭什么相信你?”



白曜隆没料到如此戏剧性的反转,“不信你可以开门看看,外面一半都是我的人。”



王昊没动,“你是谁?”



白曜隆低头笑了,他再抬起头时看向王昊的眼神变了,更加深邃。“你应该听过我爸的名字,白松延。”



王昊还是没动。他知道白松延是谁,那个警察都不敢动的军火商。他也知道他的势力有多大,几乎垄断了大陆所有生意。他只是在想,为什么他神秘的雇主想要杀的是白松延的儿子,白曜隆?况且看这个样子,白松延已经知道有人想对他儿子下手了。他放下了举着的手,“成交。”



白曜隆的表情变得明媚起来,大大咧咧的走过去搭上他的肩,王昊没动,他不想在还没拿到钱之前就惹他的金主生气。



推开厕所虚掩的门,果然如白曜隆所说,外面站着一群拿着各种武器的男人。他一眼看到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他空着手。走近一些,这个男人看向他,眼神波澜不惊,这时王昊才看见他身后一个还藏着一个比他稍矮,身材瘦弱的留着脏辫的男孩。王昊觉得在哪见过他,但又想不出个头绪。



等他回过神,他们已经走出了酒吧。




王昊停下脚步,现在应该已经后半夜了,外面十分安静,“去哪?”



“你不是说你需要住的地方吗,带你去啊。”



王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现在枪在他手里,而且白曜隆现在一个人。一个人?王昊猛地回头,看见了那个让他觉得熟悉的男人和他身后的男孩。




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朝他们迎面驶来,白曜隆拍了拍王昊的肩,“上车。”



王昊扭过头想透过车窗记住他们经过的地方,奈何一路没遇见几个路灯,什么也看不清。







程剑桥这下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壮着胆蹲下身,借着微弱的月光找到男人的脸,轻轻拍了两下,“你还好吗?”



那个男人猛的抓住了程剑桥的手腕,却没说话。沉默在两个人之前蔓延。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剑桥觉得自己的手被握的有点疼,腿也蹲的有点麻。他想把手抽出来,结果腿没用上力气,整个人栽愣到了躺在地上那人的身上。



“滚。”那个人说话了,听起来像是生气了,程剑桥紧忙起身道歉,趁机抽出自己的手问到“用不用我帮你叫人?我手机没电了打不了120。”



“我说,滚。”男人的声音有点虚弱,作为一个三好青年,程剑桥还是做不到把一个活生生的看起来受了伤的人丢在外面。于是他做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



他要把这个男人带回家。



他没迟疑,很快就行动了起来。找到男人的胳膊,用力架起他的上半身就拖着走了起来。男人剧烈的咳嗽了几下,但是没有力气挣扎,他低低的骂着,“操,你他妈谁啊,老子跟你有仇吗,操。你到底要干几把啥?”



他的声音不仅低还很模糊,程剑桥只听了个大概,他傻笑着回复,“救你。”



那个男人骂了他一句有病,就没再说话。还好到他家的路不算很远,程剑桥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到了他家门口,他掏出钥匙开门。借着楼道里发黄的灯,他把男人的模样瞧了个大概。他闭着眼,头上有不少血迹,样子也就二十多岁,但给他一种说不上的疲惫感。



开了门,他把男人拖进了屋。男人这个时候微微睁开了眼,挑起嘴角,“小孩儿,你做错选择了。”



程剑桥也不示弱,学着男人的样子回了句,“不要你管。还有,我不小了,我成年了。”



男人没再说话,任程剑桥把他拖上床,开始用毛巾擦着他头上还没干透的血。



程剑桥的爸爸是医生,从小被灌输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家里人有个小病他都能对付得来,而且他家里有医疗箱,所以他觉得他能简单的帮这个男人包扎一下伤口。



程剑桥一边擦着男人身上的血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



“说出来怕吓到你。”



“你难不成是黑社会老大啊?”程家桥不屑的加重了手下的力道,却没听到男人喊疼。



“我是GAI。”



“这算什么名字嘛。那你家在哪?”



男人好久没说话,等他差不多结束了手上的动作,才听到男人闷闷的说了句,“没有。”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104)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