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不正

NCURTAIN(01)

杀手au 架空 ooc

喜欢的人多继续 写这个太累了

02 03 04 05 06



王昊不喜欢下雨天。雨水落到身上的感觉很不舒服,这会影响他的行动,而雨声很吵,会影响他的判断力,导致他的准确度失常,让他无法理智冷静的思考。他穿着黑色连帽衫,帽檐压得很低,穿梭在复杂交错的小巷里。他一如既往的讨厌这里,随处可见成堆的垃圾散发到空气中的恶臭,以及常来拜访垃圾的热情的朋友,各种苍蝇和飞虫。这种地方,王昊自己称它为,贫民窟。这里的住家拥挤,供人行走的道路窄的只能勉强通过一人,常能听到旁边院子里小孩子的啼哭,看门狗的狂吠,还有骂骂咧咧的吵架声。正如鲁迅所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王昊只觉得吵闹。


到了目的地,王昊没敲门,推开便阔步走了进去。一个留着脏辫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低头看书。男人并没注意到王昊的出现,王昊又走近了些开口道,“有生意吗?”


马思唯被刻意压低的声音吸引了注意,抬起头一扫了一眼便认出了拜访者。“万磁王最近缺钱了?”


“少废话,到底有没有。”


马思唯对来者不耐烦的语气挑了挑眉,拉开抽屉翻出一个黑色的记事本。本子已经旧的泛黄,边角向内弯曲,随着男人一页一页翻过,时不时有干涸的血液痕迹暴露在视线中。马思唯展开了眉目,手指着一个名字抬头给了王昊一个意味不明的浅笑。


“白曜隆。不过我得先提醒你,这个人可不太好搞,背景很深。要不给你换一个?”


“价格。”


马思唯收起了笑容,把记事本中夹着的照片递给王昊。“把人搞定,多少钱你提,这个雇主来头不小。”


王昊眯了眯眼,像猎人看到猎物一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仔细的把照片收了起来,同时对着马思唯皮动肉不动的飞快笑了一下,以示谢意。


雨已经停了,王昊加快脚步走出了贫民窟。



他仔细的瞧着照片中这张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男孩的脸,心下起了疑念。这么一个看着毫无威胁的人为什么会值得这样的一个条件。他没有想太多,干这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提出问题,知道的越少越好。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号码,“贝爷,帮我找个人。”


“哟,老万。”王昊可以想象出电话那头李京泽痞痞的表情,“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啊。”


王昊含糊的咕哝一声,接着清了清嗓子严肃点说出了那个名字,“白曜隆。”


“得嘞。你就等着吧。”


王昊挂掉了电话,一种无所适从的无力感顿时涌上心头。接下来他该干什么,该去哪里,他找不到一点头绪。相对于孤单,他更不喜欢找不到事情可做的感觉。天快黑了,他微微整理了下帽子,迈开了脚步。


紫外线是圈子里比较有名的酒吧。没人知道后面的boss是谁,也很少有人去追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管喝酒找乐子便好。这里大多是亡命徒,居无定所,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王昊不想融入他们,却可悲的发现自己只属于这里。他推开门,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今天晚上格外的热闹,或许是有人赚了一大笔酬金请全场喝酒。王昊想着,点了杯威士忌。


“再来一杯。”声音来源于王昊的身边。他身边坐着一个留着寸头,戴着圆框墨镜和口罩的男人,而他却丝毫没有发觉。


男人把墨镜从鼻梁拉下一些,然后俏皮的朝王昊眨了眨眼睛。王昊报以一个虚家的微笑,他今天不想与任何人有交集,他此刻只想让酒精麻痹他的神经,然后自然的入睡。至于睡在哪,他现在不是很在乎。


但是这个男人似乎和他有不同的想法。他不停打量着王昊,在威士忌送上桌时把王昊那一杯移到他的面前。男人端起酒杯,干脆利落的一饮而尽,从兜里摸摸索索掏出盒烟,“tobacco?”


王昊也拿起酒杯,放到嘴边,“不了。谢谢。”接着也学着男人的样子一口喝完。


男人笑了,虽然他带着口罩,但王昊感受得到,跟个十七八岁意气风发的小孩一样。十七八岁的小孩?王昊被自己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又点了一杯威士忌。


腿侧的震动打破了沉默,是李京泽的短信。他发来一个位置,顺便还有几句真难找的抱怨。他回了句谢了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发来的位置上。两秒后,他把手机攥在手里将威士忌一饮而尽。再次掏出手机,反复确认,确定不是因为酒精而看花了眼后把手机放回原位,在心里骂到,操,真他妈的邪门。



他无价的猎物,正坐在他身边伴随着音乐摇晃身体喝着酒。




程剑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本来是想在假期打个工挣点零花钱,误打误撞看到这家酒吧在找服务生,没多想就去应聘了。接待他的是一个笑起来很甜的男生,看起来很无害。这个男生让自己叫他TT就好,而且还拉着他不停的聊天,没一会手就搭上了他的肩膀。程剑桥是觉得自己和这个男生很聊得来,但是他们才认识不到十分钟啊,于是他默默地把肩膀上的手抬了下去。程剑桥艰难的把话题重新扯回他的工作上后,TT楞了一下,接着笑着说,“每天晚上九点来就好啦,一直到十二点会有人接你的班。就是一些倒到酒送送酒的活儿。薪水嘛,总之很丰厚的。我们明天见哦。”


一天只用上三个小时的班,而且工作还很轻松,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程剑桥开心的牛奶都不想卖了,他决定把那几箱牛奶放在角落任其自生自灭。只不过这里的顾客,一个一个都看着凶神恶煞的,很不好打交道,而且他从没见过他的老板,有什么事都是TT在打理,他的身边还常常站着一个很像某个演员的男人,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而且这家酒吧的其他服务员都很沉默寡言,一个个看起来小心翼翼的,说话都不理。


他擦完最后一个杯子,看了下时间,刚刚好。他和其他人打个招呼就换衣服走出了酒吧,这个晚上有点冷,他缩了缩身子。程剑桥和平时一样,拐进一个小巷,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一切似乎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直到他踢到个不明物体。这个不明物体,有点软,好像还动了动。二十多岁的程剑桥此刻眼泪都要被吓出来了,他瑟瑟发抖的准备绕开不明物体然后一路狂奔回家,结果一个男人痛苦的呻吟声在寂静的黑夜中被放大无数遍后在他耳边炸开。


程剑桥当场就定住了,这是个人,是个男人。见死不救不是他的作风,当他掏出手机打算播120时,让他崩溃的第二件事发生了。



他手机没电了。


未完待续

评论(18)
热度(147)

© 一个坏人 | Powered by LOFTER